字体:
关灯

第1章,一覺醒來,人在情滿

首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1959年6月2日。

  帝都南鑼鼓巷51號四合院。

  四合院前院西廂房,昏暗的房間里,一位青年正在熟睡。

  突然,青年好像腦袋被人暴擊了一樣,抱著腦袋翻來覆去。

  “唔...呼...”過了許久,青年才抱著腦袋緩過勁來,渾身大汗淋漓。

  李衛國艱難地撐著身子靠在床頭,喘著粗氣,打量著四周。

  穿越了!沒錯,李衛國是個穿越客。

  剛才腦袋被暴擊一樣,抱著頭翻來覆去正是兩個靈魂和記憶融合的反應。

  穿越客李衛國這會兒很是無語,在家看個小說,累了睡個午覺,就穿越了。

  起點穿越太隨便了,完全沒門檻...

  不知道還回不回得去,如果回不去了,希望家里的兄弟姐妹能照顧好父母吧。

  回過神來,仔細打量了一下房間。

  這是一間帶有時代感的房子,陳舊又簡陋。

  六七十平大小,屋里被幾個柜子和桌子隔成三段,中間是客廳,左右兩邊放置兩張床,算是兩個房間。

  房間四周是斑駁破舊的墻壁,角落還有不少蜘蛛網。

  蓋在身上的被子一看就是用了好多年的舊物。

  桌子上暖水壺、搪瓷缸,老土的款式和圖案,無不說明著穿越早過了頭。

  慢慢回想這具身體的記憶,這具身體也叫李衛國,19歲,才轉業退伍回家沒多久,現在是個孤兒。

  母親早亡,父親李鐵牛是紅星軋鋼廠保衛科六級保衛員,每月工資四十九塊五。

  李家住在四合院前院西廂房,與東廂房三大爺閆阜貴是對門。

  沒錯,就是情滿四合院里的三大爺。

  好嘛,居然是穿越到了《情滿四合院》,李衛國腦海里對于前中后院各位大佬的記憶不斷浮現。

  不過好在,四合院里的大佬們沒有如網文里面那樣無惡不作。

  四合院里雖然有諸多雞毛蒜皮的雜事,但也沒有到肆無忌憚的地步,畢竟這會兒是新時代。

  而原主的父親李鐵牛,在半個月前值夜班,遭遇偷鋼材的盜竊份子,在保衛廠里財產的過程中犧牲了。

  廠里給評了烈士,撫恤金500元,李衛國作為烈士子女可以進廠接班,做保衛員,還給他出了工作介紹信。

  當然,進廠接班得從最低的13級治安員/保衛員開始,月工資23塊。

  如今已是父親過世半個月之后的時間了。

  出事的時候,聾老太太找關系往部隊里打了電話通知原身,聽到噩耗,三年兵役期滿的原身當即選擇了退伍轉業。

  由于退伍的手續問題,沒法立即回家,李鐵牛的后事又沒法拖,所以在院里聾老太太和三位大爺等鄰居們的幫襯下處理了李鐵牛的后事。

  原身回到家時,已經是半個月后了,沒趕上父親的喪事,原身心情十分低落。今天頭腦昏沉,趟在床上休息,沒想到就被穿越了。

  穿越也沒什么,唯一讓李衛國感覺倒霉的是,現在居然是1959年。

  三年大饑荒的第一年。

  完犢子...

  飯都快吃不上了...

  還能重來嗎?

  李衛國躺著床上,呆呆地看著屋頂,思考著該怎么在這個時代立足。

  物資匱乏,熬一熬應該也能過去,畢竟全國人民都是這么過來的,但是沒手機、沒WIFI,這日子怎么過哦。

  就在李衛國發呆的時候,腦海意識里突然出現一個漩渦,一瞬間,把李衛國整個人都吸了進去。

  刷的一下,李衛國出現在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打量了一下四周環境,發現這里就像是一個密封的空間,四周被蛋殼似的黑幕所籠罩,但是內部卻光亮如白晝。

  忽然,一道白色的光芒籠罩李衛國,像一個光繭包裹住全身。

  光繭里的李衛國就像渾身泡溫泉一樣,感覺身上每一個細胞都被溫泉所滋潤,緊接著一道又一道的暖流,沿著李衛國的身體不斷游走。

  于此同時,關于這個空間的信息也竄入李衛國的腦海。

  這是伴隨他穿越過來的金手指,一個秘境空間。

  空間的中央有三間屋子,屋子外面是一個院子,院墻是低矮的石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